沉迷全职无法自拔。

你是我不愿落下的泪水,
你是照进生命的阳光。

叶中心。
吴邪叶修是我男神。

偶尔诈尸的陌苍穹

【all叶】给你的情书

☆世界联赛背景,私设有,OOC有,与其说是文不如说是段子……

☆幼稚园文笔,文渣出没请注意。

☆感情线几乎看不出来的叶修中心文,没有副CP。(然而叶修并没有出场)

☆旧文修改,就不带tag啦。


出发前往苏黎世的前一天。

集训基地。


【肖叶】和你一起


肖时钦正在房间里开着QQ视频听留在雷霆的戴妍琦对最近战队的近况做一个汇报。

戴妍琦正正经经的做了报告,在肖时钦安排完以后,突然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


“队长,这次叶神也要去呢,开心吗?”


肖时钦看着那头的戴妍琦,忍不住抚额:“小戴,这个问题你从知道这个消息那天就开始问我了,这都多少次了?”


戴妍琦就笑,也不说话。


“唉,”肖时钦无奈的笑了笑,“好吧,不管你问多少次——叶修前辈能和我一起去参加世界联赛,我很高兴。”

他顿了顿,补充了一句。

“非常高兴。”


叶修前辈能和我在♂一♂起。

我很♂高♂兴。


……矮油。

戴妍琦一本满足。


[删除]我说随意增(zhen)减(xiang)真的好吗小戴。[删除]


“……我真不想说你现在笑的很奇怪。”肖时钦叹了口气,“好了,没事了就快去训练吧。”

“队长呢?”

“我也去训练啊。”肖时钦笑了笑,“难得和叶神同一队……不努力怎么可以呢。”


“我还想……亲手把冠军奖杯送到他手上呢。”


戴妍琦表示自己心都化了。


【周叶】荣耀未离


训练基地自带的图书馆里。

周泽楷正捧着一本英汉词典很认真的看着——不愧是被称之为联盟的脸面的男人,侧脸也毫无破绽——毕竟无论如何,国家总不能真的把一群只认得字母表的学渣放出国去,突击培训是不可避免的。


图书馆很安静。

周泽楷的目光突然停在了某一个单词,他忍不住用手指轻轻碰了碰。


“……Glory.”

他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读了出来,仿佛在音节变化之中得到了什么力量,眼神明亮。


那是他……这就是他们为之奋斗的东西。

于他,或者是于那个人,都是无可替代、难以放弃的存在。


“……”一旁趴着的孙翔突然嘟囔了一声。

周泽楷一愣,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对面这个在图书馆睡觉的家伙。


他曾经让自己最尊敬的前辈离开。

他正用着那个人的帐号卡。

……他是自己的队友。


那个人第一次离开时,他非常坚信那人会回来。因为他和某些人都明白那个人对于这一切是有多么热爱与执着。

即使他和那个人不过是有过几面之缘的并不算熟络的前后辈而已,但是周泽楷就是有这样的信心。


那个人其实在某些方面太好懂。

因为他从未掩饰过,从来都是坦坦荡荡的,通过每一场比赛大方地告诉所有人。

——我热爱这片赛场。如同我热爱生命。


所以周泽楷即使事实上和那人私交不算深,也能断言对方不会如此轻易离开。

周泽楷也明白,这并不能怪孙翔如何如何,可是他也有些为那人不平。

那人一贯不在意这些,心胸开阔,苦与乐都默默背负,也不会想着事后专门报复。

可周泽楷也知道,一个人再怎么豁达,再怎么云淡风轻,最开始也不能做到一切都云淡风轻。

到底是心中难过。


“……叶修……”

孙翔迷迷糊糊的小声道,“还好……你回来了。我一定会……打败你……”


还好你回来了。

周泽楷慢慢的移回目光,思绪却没能拉回来。


他其实在决赛之后,已经不抱希望那人还能再次回来了。

消耗太大,他明白对方的职业寿命已经又一次的大大缩短。

或许这样的对手少一些有利于战队,但是周泽楷个人来说……


遗憾,难过,祝福,想着自己以后一定要去找他。

来不及现在说出自己的心情。

至少下次要告诉他自己喜欢他。


结果他又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眼前。很难说当时自己的心情究竟是怎样,但是……

的确是有些无措又欣喜异常。


又一次……能看见他。

能看见他懒散的笑容,看见他沉淀着温柔闪耀着光芒的眼眸,看见他在键盘上灵活的完美双手。


他终于能与最心爱的前辈共有这荣耀。


改天和孙翔好好打一场吧。

周泽楷心想。


【王叶】唯一观众


王杰希难得一见的以一种放松还颇有些懒散的姿态靠坐在转椅上,右手指间帐号卡被转出各种花样。


电脑桌面停留在荣耀的登录界面。


王杰希的手——或者说基本上所有荣耀职业选手的双手——其实也非常好看,十指匀称而修长,可说是赏心悦目。


王杰希沉默的看着王不留行的帐号卡,看着它在指间翻转,看着它在指尖旋转,划出百变莫测的漂亮花式。


他突然想起叶修最初和他交手后,曾经夸他是难能可贵的十分优秀的选手,却又接着直言这样的打法可能也就是昙花一现的精彩,顺带嘲笑了自己的眼睛和帐号名字——他想后者一定是因为苏沐橙的缘故才会了解。


后来王杰希为了微草的胜利,果真亲手封印了“魔术师”,从此不见那样精妙的技巧。


他和叶修在这方面,何其相似。

微草无法迎合魔术师,嘉世也做不到让斗神的才能完全施展。

压抑自我,去迎合团队——做出退让的必然是他们。


王杰希也曾经想过,如果和自己搭档的是叶修……或许自己真的可以继续保持着魔术师的打法,更自由的发挥吧。


“大眼啊,想着以后大概很难再看见你这种风格的打法,我还真有点遗憾。”


一字一句,都如此清楚明了。

或者自己是根本就不会忘记关于叶修的一切吧。


——说起来,那人从来只在私下这样肆无忌惮的叫着自己的绰号,纵使两人都不在意这所谓的缺陷,但他仍然对此表示了尊重。

果真是……让人不能不心生欢喜。


王杰希这样想着,手上动作骤停,帐号卡被牢牢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圆润的边角悄然流过金属冰冷迷人的光泽。


『所以这一次,我就让你看个够,如何?』


他看到叶修笑了。


『求之不得啊大眼,来,让世界看看魔术师的风采!』


【乐叶/张叶】转运礼物


张佳乐敲响了联盟第一牧师的门。


“奇怪……怎么张新杰也不在?按照作息时间表现在他应该是没事的啊。”等了一会儿也没人来应门,张佳乐不由纳闷,“我就这么巧赶上他不按时间表的例外……?”


正当张佳乐转身打算离开,张新杰的身影恰好出现在了拐角。


张新杰走近,见到张佳乐也露出了些微惊讶的表情:“你来找我有事?……正好,我有东西要给你。”


“……呃,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诶,你有东西要给我?”张佳乐犹豫了下。


张新杰沉默了下,暗自的叹了口气:

“有些时候也会突然有点羡慕你啊。”


“……哈?”

接收到自己副队冷淡且意味不明的目光,张佳乐觉得委屈极了。


“刚才,叶修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张新杰从上衣口袋中拿出一条玉坠项链,递了过去。


……合着你刚才和叶修孤男寡男的凑一块了啊。

张佳乐略迷茫的接过一看,心中微微一动。


玉坠不算大,却也不小,可以看出玉质非常上等,温润凝化,色泽通透。玉坠一面雕了花,刀工细致,图案精美;另一面则刻了一个“乐”字,乐字的刀工明显与雕花不同,更粗糙,线条也不那么流畅,显得整个字都有些歪歪扭扭的。


张佳乐好歹在百花多年,不至于认不出这玉坠上的花。

是葵百合。


葵百合的花语,是幸运与胜利。*(1)


『张乐乐,你是不是有点紧张?状态不太对啊。』


“叶修这个混蛋,连送个礼物都要嘲讽我,真是混蛋啊。”张佳乐一边说着,一边却小心翼翼的把它放进了口袋。


张新杰又开口到:“那个‘乐’字……是叶修亲手刻的。”

说到亲手的时候,他有意无意的加重了语气。


张佳乐愣了一下,低声道:

“……怪不得这么丑。”

也不知他练了有多久。


叶修的手不适合用来做这个,他的手应该被好好保护,好好珍惜。


张新杰深深看了张佳乐一眼,用一种听不出感情的语气说道:“叶修说,这是今年给你补上的生日礼物。”

说着,转身自顾自的进了房间——看着那玉坠子,他就有种赛场上放生张佳乐的冲动。*2


张佳乐看看紧闭的房门,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一次就拿个世界冠军,你说刺不刺激?』


“太刺激了啊老叶,”张佳乐低声自语,“可我——就喜欢这种刺激啊。”


【喻黄叶】为你加冕


“队长队长队长!我现在超想找叶修那家伙PKPKPKPKPK啊!可恶明明退役了还跑出来!我真是谢谢伯父把他踢出家门!!不过叶修手到底好没有啊如果没好就敢乱来看我怎么收拾他!再说了我们这次可是参加的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世界联赛!这可是世界联赛啊!我们可是去为国争光的——咦怎么感觉有点耳熟不管了那么大的比赛负担他能行吗能行吗能行吗可别把手伤了……”


喻文州温无奈地取下耳机,示意黄少天冷静。

该说还好训练室现在只有他们两个吗。


“少天,既然这么担心前辈的手,我们就不要留给他出场机会了。”


——到了必须让叶修上场的时候,显然情况不会太妙。


“哈哈哈哈哈让叶修过去什么也不做吗哈哈哈哈!!!他肯定会郁闷死的让他退役让他先溜!活该活该活该!”黄少天马上笑了出来,眼前已经浮现出某人郁闷的、无奈的脸,“叶修你就等着欣赏本剑圣的英姿吧!”

那时候,叶修大概会在场下对他露出那种熟悉的……比每次面对他亲近之举都会浮现的纵容的——更加自豪的笑容吧。


喻文州也轻声笑了起来。


“是啊,让他自己干坐着去。”他眸色深沉,似有暗影浮动,笑容却是柔和,“毕竟由我们拿下的世界冠军,是我们能送给他最美的东西了。”


对于叶修这样的人——或者每一个追逐巅峰的选手来说,没有比胜利、比冠军更好的告白。

纵然他早已荣光满身,我又怎会吝啬于为他亲手带上更耀眼的冠冕?

他就该如此,被人所爱。


“哈……队长,我觉得我已经燃起来了怎么办?”黄少天露出了兴奋的笑容,眼睛里却像是藏了一把半出鞘的兵刃,锋利又冰冷,危险而冷静。


“我已经迫不及待——迎来胜利。”


【方叶】失而复得


方锐结束了训练,顺手打开了QQ。


他的鼠标指针不自觉的点开了唯一一个只有一人的分组,停在了那个相当具有特色的头像上。


那是个写的像哭的笑字。


那个帐号的主人,不恰当一点,其实可以说的上是整个兴欣失而复得的宝物,哪怕那人并不是复出,也没有回到兴欣。


可他们还是高兴,还是激动。


乔一帆那天汇报战队情况时激动的心情已经传到了网络这一头——这个腼腆的少年如此情绪外露,这真的是非常少见的。


其实方锐很清楚,这个战队的很多人,或多或少都对叶修抱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但无人表现出来。


比如说他自己。


如果让方锐来说自己到底怎么喜欢上的叶修,那也是说不清楚的,他和叶修的一切概括起来,也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叶修突然对他抛出橄榄枝,在他人生里留下浓墨重彩的痕迹,然后潇洒的挥手离开。


方锐记得兴欣夺冠的那天,发布会之前,他问叶修,你其实并不是因为手才想退役吧?


叶修当时已经不可遮掩的露出了疲惫,但他的眼睛,虽然不像是触及荣耀时那样流转着惊人的光彩,却也显得格外的冷静和清醒,那是另一种深刻的色彩。


“我用了十年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  也该去做我应该做的事了。”

叶修微微勾了嘴角,慢慢的闭上了眼。

他睡着了。


但方锐脑海中还在想刚才叶修的眼神——满足的,遗憾的,带着笑意和不舍的……如同往常一般温柔的眼神。

叶修的那双眼,仿佛永远盛满了星光,充盈着月色,像是灼灼太阳,有如火焰燃烧。


方锐无法忘记叶修的双眼。


所以他将有关叶修的一切妥善安放,想要将它放在心中最隐蔽的位置。


毕竟缘分到此为止了。方锐想,无论是思念也好,渴求也罢,连同某些无法言说却又差点抑制不住的奢望,全部尘封,好歹让叶修无忧无虑的离去。


但是没想到,叶修兜了个圈,又回到他眼前。

那一刻,方锐真说不出自己的感受如何。


那家伙一如既往的叼着烟,轻描淡写的告诉他,哥想做的事变成了现在该做的事,挺好的。


方锐瞪了他半天,然后狠狠地拥抱了他。叶修身上带着淡淡的烟草味,混着清爽的沐浴露的香味,奇怪的有种令人安心的感觉。


方锐说,棒极了啊,欢迎回来叶修大大。


叶修啧了一声,方锐大大也太热情了啊。


那是!叶修大大看到我真诚的心了吗!?方锐笑。

——你看出我的心思了吗?狡猾的家伙啊。


方锐想着,露出自嘲的笑容,突然发现君莫笑传来消息。


君莫笑:哟,听说废物点心你喜欢哥[叼烟大兵]?


……卧槽!?

方锐的思维瞬间乱码。


【伞修橙】光


苏沐橙带着微笑退出了君莫笑的QQ。


不知道方锐是不是十分惊喜(吓)呢?可惜看不到他的样子啊。


联盟女神这么想着,起身打开了电脑桌旁的窗户,放松下心情。


现在已是午后三点,阳光温温柔柔的,不热而暖人,又带着点松散的倦意。

集训基地的树木高大葱郁,等风跑过去的时候,就会有呼啦呼啦的响声,有着奇特的曲调。


苏沐橙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似乎有不知名的花香萦绕。

不知为何,这样一个不太热的夏日一天,却让她无端想起了好像是很久之前的燥热夏天,那家无人的杂货店自己没能买到的冰棍儿,那家开着冷气喧闹嘈杂的网吧,那个让苏沐秋惨败的少年。


那一瞬间,她仿佛是看到了当年尚且稚气未脱的少年,那个时候的叶修拥有最张扬的青春和分明棱角。

但一眨眼,她却是又看到了现在已然成熟圆滑的男人,这个时候的叶修拥有历经岁月沉淀的韵味,还保留着孩子似的简单纯粹。


但她眼中分明只映出了无边湛蓝澄澈的天空,天空上有稀稀落落就像奶油挤出搞怪花样的白云,更远处青山连绵,保持着永远的沉默与坚韧。


她将放在桌上的相框翻转,把阳光与天穹,白云并山郭一并纳入相框中。


“哥哥,叶修做到了,我也做到了。你看到了吗,沐雨橙风和君莫笑,还有一叶之秋。”

苏沐橙低声说,几缕发丝轻柔地拂过脸颊,顺着肩膀滑落。她的笑容很温柔,还有几分自豪。

“就像是我们三个……从未分开过。”


“看着吧哥哥,我们会是冠军。”她带着笃定的信仰这么说着,“因为我们——必定战无不胜。”


阳光在相框玻璃上折射出了炫目的光彩,依稀可以看见照片上三人靠在一起,最旁边的少年似乎正放肆的笑着。

正如最美的年华开出最灿烂的花。


【?叶?】荣耀不败


Glory  be  to  God.

(荣耀归于神)  


The  glory  belongs  to  you.

(荣耀属于你)


-END-


☆一个不要当真的小剧场☆

叶修打开QQ,发现自己的十年宿敌给自己留了个言,只有两个字。


[等我。]


真•没有后续了。


*(1)实际上葵百合的花语应该是胜利,荣誉,富贵,而不是幸运。

*(2)放生就是指……牧师不要你。


评论(2)
热度(26)

© 偶尔诈尸的陌苍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