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诈尸的陌苍穹

沉迷叶修无法自拔。
常年叶不足。

你是我不愿落下的泪水,
你是照进生命的阳光。

叶中心。
吴邪叶修是我男神。

【ALL叶/方叶】破笼

☆来@阿商 你的方叶,快帮我抽佩科!出了我就补完它!(看完帮我取个名儿……标题困难户这么请求到。
☆OOC预警,幼稚园文笔,逻辑死。流水账,一点也不甜,但是也不虐。梗俗。
☆完全不会写感情线,只会苏老叶。
☆方锐大大对老叶一见钟情没错。
☆老叶不是女装,不是!

【一】
荣耀大陆·嘉世王朝。

嘉世是荣耀大陆的一个神话——各种意义上的。
比如在“那一位”入宫为后之前,嘉世军从未有过败绩;在“那一位”入宫之后,荣耀大陆出现了首位男皇后的记录。
对,没有错,是男皇后——那位被整片大陆都称赞认同的“不败战神”,叶秋。

说到叶秋,说到叶秋以一男子之身入宫为后,不得不提到嘉世那位先帝。
嘉王朝的先帝姓苏名沐秋,有一胞妹,长公主沐橙。某日年幼的公主偷摸着溜出宫去,正好遇上了流浪至嘉世的叶秋。苏沐橙见叶秋虽衣衫褴褛,但自有一身不凡气度,眉清目秀,暗想约是哪家氏族公子,在这乱世之中不幸失了家人,心生怜意,查清底细之后带回了宫去,做了个伴读。从此三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极好。
年少而聪颖如长者,未经世事便通晓人情,说的正是苏、叶二人。两人早早显现出了绝佳天赋,可谓“文可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又因嘉世常年受他国侵扰,苏沐秋若要壮大嘉世必定急需足够强大军事力量和人才,而这又是嘉世这等小国所没有的。叶秋才决心从戎,以分忧于苏沐秋。
后苏沐秋登基,自然是和发小在朝堂疆场配合无间,两人联手将积弱已久的小国扶成横扫大陆的第一强国,名震大陆。
这时嘉世上有明君圣人苏沐秋杀伐决断安定天下,外有战神叶秋守土开疆,内有丞相陶轩尽职相辅,三人齐心协力,焉能不成大事?于是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嘉王朝之威,无可阻挡。
可惜好景不长。天妒英才,年轻的圣人早早便因疾病去世,时下各国又正好接二连三的出现了天赋绝佳的栋梁之才,嘉世突遭打击,人心大乱,陶丞相自觉无法凭借一己之力安定朝堂,只得请叶秋入宫,以辅佐年轻的新帝孙翔——据丞相说孙翔是皇室遗失多年的血脉,终于在此危急之刻被寻回,也算是老天为带走先帝生出的一点不忍。

于是嘉世便有了男帝与男皇后,也算是大陆一道奇景了吧。

【二】
嘉世最雄伟精美的建筑必定是坐落于首都的嘉世皇宫。每一座宫殿都建造的精致而典雅,各具特色,站在高处一览,整个建筑群又是那样的气势雄伟,夺人心神,充满了威严。
这正是曾经的大陆王者,嘉世天子的住所,也是每日百官共聚商议国事的地方。

然而他今天进宫,可不是同那些假惺惺的肉食者一般,花着不必要的时间进行一些无聊的又毫无意义的争论的。
从今天开始,他即将成为专门侍奉宫中这群“人上人”的奴才中的一员,以换取某些充满世俗气息的东西。本来他是应当被分配去某个宫中侍奉某位妃子的,不过他耍了点小手段,把自己换去服侍那位声名显赫、即使是现在名头也响彻大陆的特别的皇后了。
毕竟传言都说,叶皇后性格良善,待人宽厚(虽然皇后的某些老对手总说这都是谣言,不过很多人都觉得这一定是对叶后的蓄意抹黑),去他手下做事,应当是最轻松的了。
他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面上如同寻常才进宫的下人一般,带着几分不安和好奇,跟着领路的管事进了皇后的院子。

此时正好是春日的午后,皇后正好在花园里赏花,他得以立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一窥这位传奇的真容。只是走进院子后他才发现,皇后的小花园还有另一个身份不凡的人。
得,一次性皇帝皇后都见着了。
他跪下去的时候,仗着没人看见自己的表情,无声的笑了笑。

说是这么说,现在他的视野里也只有各色的衣摆和布鞋,做奴才就是这点不好,没人允许就没法起身抬头。
他平静的想着,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听到的不是“平身”而是一声夹杂着无奈和怒火的:

“叶秋!”

年轻的天子瞪着皇后,双颊涨得通红,显然是气急了,他的声音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挫败和无奈。
“你——为什么还不肯放弃呢?嘉世待你不好吗?”

被他瞪视的男人一脸悠闲,似乎丝毫不觉得面前这个理论上是这个国家最有权利的人对自己有什么威胁、他的怒火又有多么可怕,反而还笑了出来。
“好,怎么不好。嘉世待我好得很。”
这么说着,他的嘴角挂了一丝难以察觉的讽意。

“以前就很好,现在——现在也好,”他的口气听上去漫不经心,“实在太好了,叶某实在是受之有愧,心生不安啊。”

孙翔见他这副模样,竟气极反笑:“你当然会受之有愧、心有不安了,‘叶将军’——”他咬牙切齿的开口,面上却强笑,整个表情都有些怪异。
“毕竟,你是个——”
剩下的“卖国贼”三个字,他竟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了。

每次都是这样,无论心里有多气多急多恨,多看不起对方,可如同“卖国贼”“伪君子”这样的词语,却总也说不出口。
凭什么?为什么?反而是自己在话出口之前感到心虚?孙翔都忍不住唾弃毫无道理的自己了。
是因为这个人的目光实在坦荡,还是因为……自己一直听着这个人的事迹,所以无论如何也无法彻底相信过去一直崇拜着的人会是个不忠不义的小人?
年轻的天子心中再次涌上了一股莫名酸涩的情绪,他又一次妥协了。

“别让我对你仅剩的好感都消失,叶秋。”孙翔憋了半天,扔下干巴巴地一句话,快步离开了花园。
——他好像和皇后聊得太投入,从头到尾都没注意到旁边跪了一地的人。

花园一时间变得安静。
跪着的新人眨了眨眼,心想还好事先往膝盖贴了护垫,不过腰之类的还是很酸……向所有从事这行的人致敬。
这么苦哈哈的在心中放肆调侃的时候,他终于听到了叫他起身的命令。
——管事表示,倒是很少见到跪下去磨磨蹭蹭,站起来动作这么麻溜的新人 ,怕是他不懂生命的可贵。

“新来的?抬起头来我看看。”叶秋嗓音很好听,有些沙沙的,配上独特的咬字节奏,听上去心里特别舒服。

求之不得。他闻言听话的抬起头,趁机悄悄打量起这位传奇人物来——不得不承认,听过刚刚一段对话,他对这个人越来越感到好奇了。
倒是完全没有多听多祸的自觉。

抬起头后,他短暂的愣了一下。
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他曾经想象过很多次面前这个人的样子:不败战神,那一定是壮得像头野熊;又能入宫为后,说不定其实看上去纤细又柔软;眉目间是稳重,或者是一片凌厉的杀意……
今天他终于知道了,那些都不是叶秋。

站在常青藤下男人肤色白净,身材高挑,身形匀称。面容说不上极为英俊,但也算是帅气,眼神平静而明亮,唇角微微上扬由带稀松笑意。
叶秋长的确实不错,但是他给人第一感觉绝不是“帅”“好看”这样具有冲击性的印象,而是——生机。

生机勃勃。
他投来的眼神、平淡的表情、带有懒散意味的姿态,却无不给人以这样的感觉:这是一个充满了生命力的不屈的灵魂。
平和又充满希望的,令人感到舒适的气质。
很难有人能真正讨厌有这种气质的人。

叶秋是这样的啊。
他想,怪不得见过他的人都没办法贴切的描述出来叶秋的模样,气质本来就是飘渺的玩意儿。
见面之前可以套上千万种形象,见面之后,却无法再去想象这个人除此之外的模样。
唯一的,无法仿制的叶秋。
他都快舍不得移开目光。

那头叶秋也在打量他,突然对上视线后,就见到那小宫人定定看了自己几秒,然后神情惋惜的移开了视线——那神态之明显,生怕没人发现似的。
叶秋瞬间就笑了。
“年轻人胆儿挺大。”

叶秋脾气好,脾气好,不至于出什么事。
他镇定地保持沉默,内心默念起了美色误人的古训。

“挺好的,就你吧,明儿来我身边伺候着,迟到了扣工钱。”叶秋果然没动怒,笑呵呵地把他的岗位提溜到自己身边的位置,好像还挺看得上他的。
他得出这个结论之后还挺高兴的,然后很快反应过来唾弃自己:呸呸呸,怎么回事,大脑怎么这么容易就叛变了,美色误人,美色误人!默念两边,终于定了神。

“诺,”他一本正经地说完,实在没忍住,又顺嘴接了一句,“一定包……娘娘满意。”
说到“娘娘”的时候,他跟叶秋几乎同时露出了一个无法言说的表情。

“你现在就让我不满意了,”叶秋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但像我这样我心地善良的好人不怎么忍心让你一上来就送人头,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

“哎哟我的好殿下!殿下仁厚,殿下英明!”他立刻一脸正气地接到,“咱从没见过如同您这般善良体贴的好人!”
“这不是废话吗,我当然特别特别好,你难道才看出来?”叶秋露出了一个看傻子的眼神,嫌弃地说,“好了好了,你先下去吧。记得有空去找太医看看眼睛。”

妈的不要脸。
他憋屈地应了一声,又有点觉得叶秋这嘚瑟样儿有种诡异的可爱感。
这人有毒!

而他彻底走出花园时,装作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却正好撞见放在自己身上不曾移开的视线。
叶秋见他回头,不躲不避,冲他一笑。
若有所思,意味深长。

他强自镇定的转回了头,胸腔中心跳如擂鼓。

【三】
次日,他一大早就到叶秋寝室外侯着了。
嗯,像我这样勤奋敬业的下属,就该好好加工钱才是。他这么想着,一不留神就笔直的站了一个上午。

……这叶皇后,未免也太能睡了吧。
他心里忍不住嘀咕起来,听路过的宫女说昨晚这里很晚才熄灯,可昨天也没见皇上留宿啊?
叶秋昨晚在做什么呢?——他很快就有了答案。

午膳时间,盛气凌人的新帝准点来到皇后寝宫,一眼就看到门神似傻站着新面孔。孙翔随意往他身上瞟了一眼,就气势汹汹的推开了禁闭的大门,仿佛是进去和人打架一样。

……差点就伸手拦人了。
他盯着自己的脚尖,等皇帝的随从都进入房间后,犹豫着也跟了进去。

皇后的寝宫很大,布置精美,摆件处处体现着“我是可恶的有钱人”的身份。整个房间布置得都相当奢华。但是仔细一看就能发现,被主人所常使用的,也就茶桌和书桌、书架而已。

他进去后才发现,叶秋其实已经起来很久了,穿戴整齐的坐在书桌后,聚精会神地看着手里的书卷。
他不敢乱窜,只能利落的找个地方充当背景。匆忙中视线往书桌一扫,依稀看到上面杂乱的放着话本、诗集还有一些杂学书籍,似乎旁边还整齐的放着一叠官文。

叶秋听到声响,目光第一个投向的不是气势正盛的皇帝,而是安静当着小透明的新来的宫人。他心生兴味地把视线在对方身上停了停,又很快的移开,几乎没人察觉这一点。
“皇上已经用过膳了?”

一开口就是很家常的问话,孙翔愣了愣正想摇头说没有我看你也没有我们不如一起吃吧,然后顿时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来干嘛,生生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酝酿了会儿情绪,咬牙切齿地说到:“你昨晚送来的那些公文——”

公文?
背景的耳朵悄悄动了动。

“公文?”
叶秋挑了挑眉,露出了惯常的带点讽意的笑容。

“你批阅的公文有很明显的问题——”看到这样的笑容,孙翔变得有些烦躁了。他确实不明白为什么丞相执意要把一些筛选过的公文拿给叶秋看,明明这家伙不值得相信不是吗?
……虽然,他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他能从叶秋的批阅里学到很多东西。看他的批阅越多、他的建议决策越多,孙翔都会陷入一种深深的不甘和郁闷中去——差距实在太大了,有些地方他甚至没法理解叶秋的意图。这让他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事实:他并不是当皇帝的料。即使如此,孙翔也没放弃提升自己的能力。
然而最近他开始渐渐发现叶秋给出的批注里会出现一些或明显或不明显的陷阱和缺陷,这让孙翔心里除了“原来他也会犯错”“果然不安好心吧这家伙”之外,或多或少的开始思考是不是给叶秋太大压力了,因为这个人总是连夜批阅送来的公文……打住!没什么好愧疚的!这只是合理发挥叶秋的余热罢了。

叶秋摆了摆手,打断了孙翔的话,然后转头示意周围服侍的人都出去。
背景板虽然内心十分扼腕,心里埋怨皇帝语速为什么不能和某位剑圣一样快起来,也只能不甘不愿地走了出去。
等到再被传唤进去的时候,就看见霜打茄子版的皇帝沉着脸坐在餐桌上,神清气爽的皇后在隔了皇帝几个身位的地方笑得一脸欣慰。
“布膳吧,”叶修放在桌上的手支着头,“今儿皇上也在这儿吃。”

用过午膳,皇帝重新打起精神,(邀请皇后未果后)带着一群人跑去御花园消食了,叶秋站起来活动几下,准备继续坐到书桌前看书。
这时候,不甘被忽视的背景板开口了:
“殿下一般多久醒呢?”
他真的不想再傻站那么久了!

叶秋转头看他,有点纳闷。
“你干嘛?”他想了想,又接着说,“帮我穿衣打扮就算了,我自己能行。”
“这怎么行?”宫人吃惊地问到,“那我……那咱可怎么办?”

“怎么办?没事干就和今天一样帮我守门呗,记得站直一点,精神气拿出来,让人感受到我们殿的良好形象!”叶秋笑,“反正看你这样也不像是愿意当下人的帮人做事的。”
说着,突然伸手飞地弹了一下对方的脑门儿。
“看你这表情严肃的,多大年纪啊,不去为祖国做贡献怎么就把自己耗进这儿破地方了呢。”

“……我挺想知道殿下眼里什么地方才不叫‘破’。”
“这个嘛——”

“至少要比这有趣些才行。”

【四】
“皇后可喜欢这匹布?妾私以为这布料与皇后极为相衬呢。”艳似桃李的妃子甲笑着把一匹锦缎遥遥比了一下坐在高位的叶秋,似乎对自己的提议非常心动。
叶秋闻言顿了一下,失笑道:“你说衬我便衬吧,但以我之见,这颜色更衬你才是——”
妃子嗔笑:“这下可糟了,皇后竟然说这布与妾相衬!怕是妾今日妆容没画好才会引来这样的评价吧!”
叶秋大窘:“行行好,能别在用那事调侃我了吗?我叫你姐姐了!”
座下一群莺莺燕燕听到这话,顿时爆发出一阵笑声。

这说的是叶后曾经自己搭配了一身乱七八糟的服饰凑合着过来见后宫妃子们,却刚好赶上长公主来探望,差点被爆发出惊人气势的公主当场扒光。
当时叶秋那可怜兮兮、宛如失身少女的表情令在场嫔妃印象深刻,而那身糟糕的服饰至今还时不时被提起来调侃。

——有多难看?……咱家就没见过那么难看的配色,咱相信这要穿到战场上都是有杀伤力的!
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宫人这么向新人描述的。

等众妃笑了、说了个尽兴,最先发话的妃子才又冲着一脸生无可恋的皇后说到:“虽说有着众所周知的原因,但妾还是心怀欢喜地叩谢皇后恩赐。”
叶秋几乎就要无语凝噎了。
“……我真是觉得你肤色白皙,五官较为立挺,更适合这布料才说的,你不喜欢也不要勉强。”
他说的太平静,神色太正直,听者完全没有被冒犯调戏的感觉。

新来的宫人目瞪口呆的听完这番话,觉得嘉王朝的后宫大概是不能好了。
据说新帝自登基以来除了叶后的宫殿就未踏足后宫其他地方,更别说临幸宫女了,不少人都已经提出了是否是新帝身患顽疾这样的猜测。
结果皇帝没撩的妹,都是皇后在撩吗?

妃子闻言,白皙的双颊迅速飞上两朵红云,羞涩一笑。没等她开口,剩下的妃子已经一人一句的闹了起来:
“啊,姐姐好狡猾,人家也想被皇后夸奖啊。”
“皇后可不能顾此失彼!”
“呵,不知姐姐我可还能入您的眼?”
……

皇后:一脸懵逼.JPG
宫人:目瞪口呆.JPG

皇上,你知道自己后院起火勾搭成奸了吗?!
此时此刻,第一次见识到皇后在后宫的迷之高人气的新人突然对皇帝生出了点点同情。

叶秋沉默些许时候,突然把脸转了过来,唤了他一声。
“在。”他连忙应到。
叶秋看着他,轻轻笑了一声,抬手一指:

“我看这小宫人长的就挺好的。”

……
………………
…………………………
一丝扣私密?????

在这令人窒息的沉默中,他忍下了伸手确认自己长相的冲动,背后却在瞬间被冷汗浸透。

营造出这尴尬气氛的始作俑者神态自若的一挥手,懒懒散散地表示自己有点乏了,让被点名的其貌不扬的小宫人送客,自个儿就溜达着往后屋里去了。
被留下的宫人只能僵着笑脸,独自承受着美人们火辣的眼刀和冷哼,心中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算了算了,好歹也享受到了这么多美人的热情,深明大义如我就不和叶秋那个不要脸的一般计较了。

终于送走最后一位妃子,他忍不住大大的松了口气。
接下来做什么呢?
叶秋宫里对下人的约束并不严,大概是叶秋并不喜欢有人服侍的原因,除了丞相和皇帝专门送来的下人之外,其他人在不惹事的前提下都可以自由活动。
不得不说,这块儿地竞争少岗位多,俸禄丰厚,行事自由,真的是宫里最好的工作地点了,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混了进来。

然而这些目前并没有什么卵用。在殿门口深沉地思考了半晌之后,他还是毅然转身回到了叶秋身边。
……绝对不是除了叶秋身边哪里也不想去,而是因为在叶秋身边最方便得到情报!就是这样没错。
一边努力说服自己,一边端着盘跨进门,心中脑补叶秋吃水果的一百零八种姿势,却在抬头看清屋内时晃了神。

叶秋正靠在窗边看天。
他本人可能没有注意到,自己垂在身侧的手,手指屈起,像是虚虚握住了什么。

却邪。
他盯着那只手,几乎是瞬间想出了答案。
——那柄不知何时起便和叶秋形影不离的长矛,被叶秋舞动着撕裂了所有意图对嘉世不利的敌人,无坚不摧,战无不胜。到后来叶秋手里的却邪,已经变成了斗神的象征。狂热的追随者、畏惧着叶秋力量的人们,将之追捧成了“得之即可战天下”的神兵,得到却邪,就像是带上了“斗神”的冠冕。

叶秋在无意识怀念他的老搭档,那柄本该由他亲自传给弟子的、现在却被束之高阁美其名曰“奉养”的战矛。
他在怀念战场,怀念对手敌人,怀念那些挣扎的生,那些不屈的死。
可这个露出了稍许寂寞神情的名震大陆的战神,已经被迫远离了他所怀念的一切,只能忍受着期望待在这方无聊的,狭窄的牢笼里。

金丝做的鸟笼只适合不愿高飞的鸟儿,怎么能用来束缚志在千里的雄鹰呢?

他几乎不忍心再看下去。

【五】
一个大好的深夜,这正是“月黑风高杀人夜,鸡鸣狗盗放火时”典型案例。
穿戴比往日更加简洁的叶皇后倚在床头,看着摇曳的烛火片刻,微微笑了起来。
“年轻人,还真是沉不住气。”

“不能再等了,再等你就跑了,”大开的窗户边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了个人影,“我就不信你真的甘心后半辈子都耗在这儿,老叶。”

“我同意你叫我老叶了吗你就瞎叫,我俩可不熟啊。”
“那我勉强同意你叫我锐锐总行了吧?”对方像是很为难的样子,“老叶你这么说我可就不同意了,我们好歹也是形影不离了那么久了,就别心口不一的赌气了啊。”

“滚。”叶秋送去一枚白眼,倒也没说什么不准叫之类的话了。
他翻身下床往窗户边走了两步,看着蹲在窗沿的、容貌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这位深夜访客,好笑到:“如果孙翔知道有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潜伏皇宫这么久,大概会被气的哭出来吧。”
“能被大陆第一盗贼骗,那是他的荣幸,”来人一脸正气,“我相信这件事一点会成为他一生珍贵的回忆,并为见过方锐大大的面而感到骄傲。”

“比如说,方锐大大做了自己手下的假太监那么久这件事吗,”叶秋意味深长的往方锐某个不能言说的地方看去,“说不定以方锐大大的敬业程度,是真的动手了也说不定——”
方锐干脆利落地祭出中指:“那我干脆让你现场亲自确认一下好了——”
“你要再耍流氓我就喊人。”叶修呵呵一笑。

“说正经的,你是终于发现不能从我这儿偷到情报,所以灰心丧气地打道回府,今天特意来向我告别的吗?”叶秋微微眯起眼看着他。
方锐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不可置信地说:“你怎么会认为我是来偷情报的?”
他笑嘻嘻的看着叶秋,口气意外的认真。

“我是来偷走你的心的。”

叶秋面无表情:“傻逼吗你是,我要喊人了啊——”
“诶、诶诶诶别呀!!你这人一点幽默精神都没有!”方锐觉得自己心都被伤透了。

“……我说你啊,”叶秋无奈的叹了口气,“你真的已经决定好了,要离开呼啸了?”
方锐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一瞬,又重新对他笑起来。
“当然了,这么久没完成任务,我已经被组织除名啦!”

“所以,叶秋,”
面容帅气的盗贼看似漫不经心地笑着,实际上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紧张,剧烈的心跳就和初见时一样,仿佛下一秒就会蹦出胸膛,向面前这个人展示自己有多喜欢他。
“跟我走吧,”
他朝男人伸出手,

“让我带你走。”

叶秋沉默良久,眼中神色变换,终于在那只伸出的手开始细微颤抖的时候回握住了对方。
他笑着回答说,

“其实我叫叶修来着。”
“……哈?”

叶秋——该说是叶修没有对此做出更多的解释,只是冲方锐露出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微笑,对,一个小孩儿用来蒙混大人追责一样可爱的笑容。
下一秒看懵了的方锐就被用力一推,仰面往窗外倒了下去。叶修足下发力,身姿相当轻盈地越过了窗户,然后不轻不重地在正准备爬起来的方锐胸口踩了一脚,嘴里相当没诚意的说着“哎呀太久没活动伸手退步啦”,脸上却挂着不怀好意的微笑。

方锐干脆就不起来了,他坦然地回望俯视着他的叶修,诚恳地说到:
“我承认把‘叶秋是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这种情报交给虚空那群情报贩子的人是我,但是老叶你不用不好意思,我就喜欢你这么谦虚的人。”
叶修冷漠脸。
“毕竟情人眼里出西施,你不也能昧着良心说我易容后长的——噗哦!”

叶修平静地收回脚,飞身上了屋顶。
“我会通知总管来收拾你的尸体的。”
方锐大惊,一个鲤鱼打挺起身,跟着跳上去:“老叶你等会儿啊!说好的跟我走呢!”

“呵呵,”前头走着的叶修侧过头来,在这个连月光都没有的夜里,方锐却觉得对方的眼睛亮的惊人,“是你跟哥走才对,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懂?”

方锐差点把脚下的瓦片踩出声音来。
“这我可太懂了!”

叶修简直是个发光体,在这样的夜里,他就是月亮。
跟着月亮走,就能回家啊。

——END——

实际上是不完全版,因为实在是不想码字!想摸鱼!就各种删减了。
以后有机会补完它。

因为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有些事先说清楚。

陶老板此文恶人役无误。
老叶进宫是他用苏妹子相逼,原因就那样,差不多就是忌惮、嫉妒、扭曲的独占欲之类的,自由发挥。
也是他污蔑老叶通敌卖国的——你和其他国家人关系那么好,我就非要让你断了和他们的往来。
孙翔要让老叶说什么?——刘皓说老叶手上有件不得了的东西,会动摇国家!实际上的确很不得了,那是伞哥和老叶搞出来的千机伞。

老叶是故意写错公文的,想试试孙翔到底进步了多少。
要是有后续孙翔也不会一直当嘉世皇帝,他去轮回给小周打工了。

实际上,本文因为删减所以没提,方锐大大私底下还帮忙做了这些事:晚上给老叶盖被子、帮老叶把送来的有毒物都处理掉、帮忙给老叶和沐橙打掩护拖住陶老板的人……有机会看看能不能补完吧。

这结局,自由心证,你可以当做方叶HE了没问题,如果是有后续的话我怎么可能这么早让一对CPHE!

老叶其实已经做好了走的准备了,只是有点舍不得。
老叶失踪过后没多久,长公主“心力憔悴一病不起,最终香消玉殒”。
然后跑去兴欣找老叶和方锐啦。

评论(8)
热度(48)
  1. 有钱任性就是不买韩货的李小草偶尔诈尸的陌苍穹 转载了此文字